中国灌溉在线

重庆上邦高尔夫无手续营运6年-借查处谋合法化
来源:时代周报 点击: 时间:2011-08-16 17:10 收藏这篇文章
 

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办公室主任孙阳最近格外忙碌,不断地接待媒体的来访。而媒体来访的目的都是一个:询问重庆上邦高尔夫球场被查处的进展情况。

这个2005年建成的高尔夫球场,因为是在未取得合法手续情况下动工修建的,至今无手续营业已长达6年。

孙阳透露,国土资源部已将此案交由重庆市,目前正由重庆市国土房管局执法总队负责查处,“我们将及时通报相关处理结果”。

突然而至的查处

上邦高尔夫球场建于重庆市九龙坡区金凤镇“上邦国际社区”内。该社区除了高尔夫球场,还建有独栋别墅、联排别墅、酒店、会所。部分别墅呈L形围绕高尔夫球道修建。

开发商的公开宣传资料称:这个“万亩世界级湖山高尔夫别墅区”总规划用地15000亩,目前正处于开发期的是一期7500亩用地,总建筑规模超百万平方米;该社区的18洞国际锦标赛级高尔夫球场球道总长约7000码。

据专业人士估算,仅一个18洞高尔夫球场,占地约1200亩。但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对外发布信息称,重庆腾翔实业有限公司经挂牌出让取得九龙坡金凤镇龙潭湖南侧相关地块260余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规划部门确定的宗地规划条件为,主体建筑性质为商住建筑,建筑容积率不大于1.09。

“由于该社区高尔夫球场是在未取得合法手续情况下动工修建,目前正在调查处理中。”重庆市国土房管局以上信息称。但该局未透露开始查处的具体时间。

目前,该社区的独栋别墅正在对外销售,高尔夫球场也在正常营业。

上邦高尔夫球场开发商重庆腾翔实业有限公司,于2004年由(香港)林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隆鑫地产(集团)有限公司、重庆新城开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资成立。

大股东林特资产管理公司为香港商人董瑞葆拥有,因此腾翔实业从成立到2009年,其董事长一直由董瑞葆出任。

2009年4月,林特资产管理公司以3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18%的股权转让给重庆爱普科技有限公司。目前,腾翔实业的股权结构为:林特资产出资9000万元,占股15%;重庆市新城开发建设股份公司出资2.04亿元,占股34%;重庆隆鑫地产出资1.98亿元,占股33%;重庆爱普科技公司出资1.08亿万元,占股18%。

董瑞葆1955年9月生,现任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中国侨商联合会副会长、重庆市政协常委。他1989年从香港到重庆投资,已在重庆积累了深厚的政商资源,曾获2002年度“振兴重庆争光贡献奖”,2003年被重庆市政府授予“重庆市荣誉市民”。

2005年10月,亚太城市市长峰会在重庆举行。上邦高尔夫球场最开始是作为该峰会惟一指定球场而修建的。对于遭受突然而至的查处,重庆腾翔实业公司市场部有关人士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直喊“冤枉”:我们是在政府指示下才建造的,当时政府答应帮助解决手续、牌照问题,但政策所限至今没有成功,遂成“历史遗留问题”。

早在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国办发〔2004〕1号):从2004年1月10日起,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门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

尽管无证经营长达6年之久,但上邦高尔夫球场至今已举办过众多国内国际赛事,获得了多方赞誉,成为了重庆一张“名片”。查处的消息亦让外界诧异:“没想到这个充满光环的高尔夫球场,竟违规多年。”

假借绿地公园名义

上邦高尔夫球场占地上千亩,这些违法用地从何而来?

九龙坡区国土局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腾翔实业开发上邦高尔夫球场没有手续,是假借绿地公园的名义立项的。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办公室主任孙阳坦承:“腾翔实业拿地模式类似于近年来流行的‘以租代征’。”

上邦高尔夫球场附近的九龙坡区金风镇莲花新村村民杨美华一说起上邦高尔夫球场就情绪激动:“他们占用了我们几百亩的耕地,给我们的补偿标准是一个人21000元。”

金风镇下辖多个村庄已被上邦高尔夫别墅项目征地或租用,农民失去了宅基地和耕地。当地政府为此专门修建了莲花新村,将几个村的人集中安置于此。“补偿和租用土地的价格太低了,这些钱能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村民们抱怨,他们并没有看到高尔夫球场的修建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

“修球场时,我们村有很多人在里面做工;球场建好后,现在只需要十几个村民在里面打工。”无工可做的老符只得在通往高尔夫球场的路边,开设一家小卖铺。

但小卖铺在原地也经营不了多长时间,因为高尔夫球场还要扩建,居民点和老符需再向后撤数百米,“球场还要占用村里多少地,以什么标准补偿,我们都不知道。”

由于无地可耕,莲花新村的村民普遍反映,生存压力比没搬入新村之前大了许多:生活成本激增,而当地政府没有相应的就业扶持政策,除了外出打工,已无其他谋生手段。

但在当地政府看来,这个高尔夫球场却是一个好项目,能带动地方经济,而且能“改善投资环境,是招商引资的一张名片”。

借助查处使球场合法化

“上邦高尔夫遭查处的案子,尽管还未对外披露,但已有许多媒体找上门来了解情况。”孙阳说,“我们并不赞成媒体过早对此事进行报道。”

她坦承,外界关注高尔夫球场用地问题,在重庆目前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

2003年重庆只有一座高尔夫球场。自从200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发出后,重庆高尔夫球场反而骤然增加。特别是2005年10月重庆亚太市长峰会召开前,上邦、红鼎等一批高标准的国际高尔夫球场纷纷建成投运。

截至目前,重庆18洞球场已达9家,数量在西南仅次于云南省,但就城市球场数量而言,重庆已居西部城市之首。而更多的高尔夫球场已列入各大地产开发商的未来建设规划。

据调查,重庆9大高尔夫球场,总占地面积近3万亩,其中面积最小的750亩,最大的1.5万亩。据重庆高尔夫球协会统计,重庆本地经常打高尔夫球的人数仅约3万人,大多数为周边外地客。

与高尔夫球场建设一哄而起的状况相对应的是,却是绝大部分球场的惨淡经营。

经营一家高尔夫球场到底需要花费多少?以重庆北碚区一家18洞标准高尔夫球场为例,总占地面积1200亩,除了300名员工之外,还拥有一个会所、两个餐厅、60台球车、20台草坪机等配套设施。

草场维护和员工工资是日常最大头的两项开支。该球场一刘姓员工给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每月农药化肥要花5万,零配件消耗5万,柴油、汽油、水电5万,员工工资60万,机器折旧25万,没有100万维持不下来。”

同高昂的球场建造费相比,这还是小巫见大巫。“前几年,设计建设一个18洞球场,投资在7000万元到1亿元,光请国外设计师一项就需100万美元。我们这个球场是自己设计自己施工,但也花了4000万元,还不包括土地、建设会所和购买机器的费用。”上述刘姓人士说。

重庆市高尔夫球协会一位周姓负责人表示,建设一座18洞标准球场,需要购买土地1200亩,加上球场建设费、会所建设费、球场维护费等,差不多需要投入约3亿元。此外,建成后每年场地维护、人工等开支也要近亿元。仅靠打球、会员年卡等收入,一年能保证2000万元收入就已相当不错。

这显然无法弥补高尔夫球场每年数亿元的庞大开支。

那么,既然注定是一场赔本的买卖,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投资商愿意向这个“无底洞”砸钱?

“在多数开发商看来,至关重要的是这些高尔夫球场可以让他们一同开发的豪华别墅或其他物业更加物超所值。”重庆资深房地产人士谢念苏表示,打造或依托一个高尔夫球场,给房产项目披上“高贵的外衣”以提升档次,这是房地产开发商的普遍商业逻辑。因为按照经验,高尔夫别墅的价格高出周边地段同类别墅30%以上。

事实上,重庆几乎所有高尔夫球场,都配建有别墅向外公开销售。这些别墅价钱尽管高得吓人,但销售都相当不错。重庆上邦高尔夫别墅、保利高尔夫豪园、远洋高尔夫国际社区、佰富高尔夫别墅、庆隆南山高尔夫等高端项目一入市即遭疯抢。

“为减少经营风险,在高尔夫球场开发别墅,已成为约定俗成的惯例和投资者回报的最主要来源。”谢念苏说,以重庆市一在建高尔夫球场刊登的广告为例,近2000亩的标准高尔夫球场规划,仅别墅就占地366亩,数量近200幢。按200万元/幢的均价计算,仅卖别墅一项收入就达4亿元,加上每年举行商业巡回赛带来的各种赞助,这些才是高尔夫球场的主要收入来源。

上邦高尔夫社区,这个有着两个国际锦标级18洞高尔夫球场的地产项目,总体规划设计15000亩,其中一期规划用地逾7500余亩,主要包括物业开发居住区,具有欧洲风情的温泉SPA、度假酒店、休闲公寓。售楼部人员称,一、二期别墅已售罄,3期独栋别墅正在销售,每平方米价格最高已达2.2万元。

而对于上邦高尔夫球场此次遭查处,重庆腾翔实业公司有关人士显得并不着急:他们反而希望借受查事件,在当地政府支持下能让球场合法化,拿到一纸“身份证”。

因为2011年4月11日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的11部委联合签发的“在全国开展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文件称,“对违法违规行为已经完全纠正的高尔夫球场,为其重新办理相关手续”。



(责任编辑:烟花三笑)

中国灌溉在线QQ群(高级):

1、点击加入节水灌溉部落(84536365) 2、点击加入节水灌溉行业群(72856840)

3、点击加入科学灌溉群(67038949)   4、点击加入中国灌溉在线会员群(84535935)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