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灌溉在线

缘何禁令发布让北京高尔夫疯长?
来源:经济半小时 点击: 时间:2011-08-16 16:36 收藏这篇文章
 

在某知名网站的高尔夫频道,记者看到,高尔夫球场布满了北京市全境,那么北京市现在到底有多少球场呢?记者采访了原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北京泛华新兴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志强,他告诉记者,北京地区大概有60家高尔夫球场。从水资源量来讲北京是缺水大户,那么北京高尔夫球场用水状况如何呢?

7月底,记者在北京空中沿永定河河道航拍了一组画面:铁路桥两边,树丛掩映当中,是大片碧绿的草地,形状各异的沙坑,倒映着树木倒影的湖泊。草地边缘能清楚地看到平坦的柏油路,路两侧还安装着路灯。草地上还有穿着运动装的人走过。远处黄色的区域就是永定河道,草地、沙坑沿着河道逦迤而建,占据了辽阔的面积。再往下游,从316省道定水桥向南望去,是一处规模还要大些的球场,里面湖泊交错,还能清晰地看到,有两辆球车在草地上行驶。顺着永定河道南行,在河岸西侧,记者拍摄到了一处更加壮观的球场,画面范围内,全是球场区,靠近拍摄更加清晰,黄色的是人造沙坑,白旗所在的地方是果岭,球场内绿草茵茵,用铁丝网和外面隔成了两个世界。在互联网上用卫星地图查看,更是触目惊心,沿着永定河道,那些绿色的区域都是高尔夫球场,业内人士透露,永定河沿线被称作高尔夫走廊,现在至少有七家高尔夫球场,最小的占地也在1000亩以上,最大的甚至超过了5000亩。

2004年1月10号,国务院就下发了《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项目,之后又陆续七次下文,重申通知精神。然而,从2004年到现在,全国高尔夫球场从170家左右增加到了600家左右,现在我国除了西藏外,各省市区都拥有了高尔夫球场。2004年之后,北京球场这几年依然是雨后春笋,并且名头各式各样,即使是业内人士也很难精确统计。那么这些球场每年要消耗多少水资源?用的都是什么水呢?

记者走访了北京市昌平区温榆河附近的一处球场,当时正值下午,在炎热的阳光下,球场内的喷头轮番打开,向场地内喷水浇灌。在球场的一侧,有些需要重点补水的地方,工人干脆直接用水管浇灌。

负责浇灌草坪的工作人员明确地告诉记者,引进自来水很麻烦,用河水对草坪又不好,所以,球场用的都是地下水。

这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说,虽然紧临着温榆河,但现在河水污染得非常严重,根本不敢使用,他们现在用的都是地下水。为了证实自己所说的话,他还告诉记者泵房所在的位置。在离得很远的地方,记者就听到了泵房机器的轰鸣声。那么这处球场一天要用多少地下水呢?

球场水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球场的1500亩地天天这么喷着,一天就得用几千吨水。
 
公开资料显示,这处球场于今年3月26日正式开场,号称北京规模最大的天然水景球场,占地面积达到了1500亩。工作人员透露,为了保证水量,地下水已经打到了二三十米深,不过他同时也抱怨,即使井打到了这么深,但由于紧临着温榆河,河水渗透到水井内,还是影响了草坪生长。三月的积温低,草坪有霉烂,只能打药,不然草就会死。

那么治理草坪用的都是什么药?是否会对环境产生影响?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他只负责管水,草坪由其它人负责。

这家球场用的是地下水,那其它球场如何呢?记者随后来到了不远处,紧临着拉斐特酒店的一处球场,公开资料显示,这处球场于2010年5月刚刚建成,占地面积超过1300亩,现在还处于试营业阶段。在球场内,记者看到,水漫过马路,流到对面的草地上。

这家球场的工作人员说,现在球场用的还是湖水,但湖水水质不好,对草坪的生长有影响,所以将来还得打井,用地下水来浇灌草坪。而就在球场旁,记者注意到了几根水管,顺着水管,记者看到了三口标着“污”字样的井口,但是打开井盖里的阀门,从井口旁的水龙头中流出的却是可以饮用的地下水。

根据2007年3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自建设施供水管理办法》:自建设施供水开凿水源井,应当向受理该项目取水许可的水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凿井许可,按月向有管辖权的水行政主管部门报送用水量,按照规定缴纳水资源费。那么这两处球场内使用地下水是否经过主管部门批准了呢,记者来到了北京市昌平区水务局,详细反映了相关情况。在和监察人员联系后,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联系不上这两处球场的负责人,他们的水政监察人员无法进入到球场进行检查,也就无法对记者反映的情况进行核实。他表示,如果跟那两个球场的负责人联系上了,就马上跟记者联系。

但是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昌平区水务局也没有和记者联系。那么其它区域的高尔夫球场用水情况如何呢?

位于永定河区域的一家球场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他们使用的同样是地下水,并且是80米深的地下水。他们从来不统计对地下水的使用量,用多少水也并不在意,因为交的水费都是固定的。

记者走访了北京地区将近十家球场,无一例外,那些高尔夫球场使用的全都是地下水。那么那些球场一年到底能够消耗多少地下水呢?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场地管理委员会秘书长苏德荣,从事高尔夫教学已有20多年,自己还设计过高尔夫球场,对球场用水十分了解。他告诉记者,其实真正的高尔夫球场要占用两块资源,一块是土地资源,一块是水资源,这是最重要的两个。对于高尔夫球场用水方面苏德荣说“高尔夫球场一年有7、8个月左右要用水,大致估算一下,在北京地区,一个18洞的标准球场每天平均耗水2000到2500立方米,正常情况下除了冬季封场三个月外,其余时间都需要浇灌维护。球场一年要消耗40万立方的水量,这40万立方水指的还是一个18洞标准高尔夫球场,而北京还有相当一部分高尔夫球场是27、36甚至54洞的,耗水更加惊人。”

记者从内部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2010年,北京高尔夫球场总的耗水将近4000万立方米。苏德荣也透露,以北京来说,高尔夫球场使用的,绝大多数都是地下水。

这是一个让人震惊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事实,在北京,所有的高尔夫球场使用的基本都是地下水,而没有球场老板的同意,水政监察人员竟然无法进入到球场内检查用水,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一个标准的18洞高尔夫球场一年要使用40万吨地下水,全北京所有的高尔夫球场一年消耗地下水的总量竟然达到4000万吨,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北京市水务局水资源管理处处长戴育华告诉记者,按照现在北京市的人口来算,北京人均的水资源量大概只有100立方多一点。中东地区的以色列国家,水资源非常紧缺,他们的人均水资源量大概有300立方,也就是说,北京市的人均水资源量,只有以色列的三分之一。

戴育华说,在全世界人口过千万的所有城市中,北京是人均水资源量最少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北京地区地下水的平均埋深还只有三米多,然而经过多年累计超采,超采总量已超过100亿立方。北京进入了持续干旱期,十二年来平均年降雨只有480毫米。粗略估算,北京10年来少降了200多亿立方米的水,相当于20个密云水库的蓄水量。水资源储备严重透支,处于全面枯竭状态,不可逆转,不可持续。现在北京地下水的平均埋深已经降到了二十五六米。在温榆河一带的球场采访时,记者就注意到,球场附近写满了打井、挖井的广告。打井工人们告诉记者,现在地下水位明显下降。以2010年来说,全市总共用水量35亿立方,而降雨形成的水资源量只有23亿立方,缺口达到12亿立方。为了补足这12亿的缺口,北京市一方面鼓励使用中水,一方面从河北调水,再就是被迫超采地下水。

北京市水务局水资源管理处处长戴育华告诉记者,2010年北京超采的地下水大概有五亿立方。

北京林业大学的苏德荣告诉记者,在我国华北地区,超采地下水极其严重,邻近北京的廊坊一带的部分高尔夫球场,因为地下含水层是有限度的,以前打的井现在已经抽不到水了,现在甚至已经把水井打到了岩石层。

苏德荣说,现在球场的用水就跟用地一样,用地可能还管得更多一点,但是用水基本上还是处于无序的状态。那么北京市高尔夫球场一年用水4000万立方是个什么概念呢?记者了解到,北京普通三口之家每月的平均用水量是8立方米,一年100立方,4000万立方相当于40万户普通家庭、也就是一个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的全年生活用水量。

二、面对镜头,水务局管理所所长抢走采访设备

作为世界上千万人口城市中水资源最短缺的城市,北京将近60家高尔夫球场一年消耗4000万吨地下水,相当于100万人的一年生活用水。这些高尔夫球场到底是谁建起来的,又是靠什么在政府部门眼皮子底下建设和经营的呢,采访中,记者有了新的发现。

根据内部人士提供的材料,北京市超采地下水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导致地面深降。1999年北京平原地区累计沉降量大于100毫米的面积为989平方公里,到2009年就增加到3385平方公里,平原区沉降面积的比例仅10年时间,就由15%剧增到53%。2009年,朝阳金盏地区一年的地面沉降量就达到137毫米,居全国之首。7月27号,记者走访了朝阳区的金盏乡,然而,在这里,记者无意间发现,金盏乡境内的温榆河河道中,有一处大型的高尔夫球场正在建设当中。

记者目测了一下,这处高尔夫球场顺着河道而建,目力所及范围内全是球场建设区。让人惊讶的是,就在今年4月份,国家发改委、监察部、国土部等十一部委刚刚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谁又会在这个时候依然不顾禁令修建高尔夫球场呢。

球场的现场施工人员告诉记者,具体情况他们也不清楚,他们只是给别人看着。

施工人员不愿透露开发单位的任何信息。记者随即来到了朝阳区水务局温榆河管理所,管理所所长金立刚说,他们早就给那个在建的高尔夫球场下发了停止通知单,但是这个高尔夫球场到底是谁开发建设的呢,面对追问,金立刚则表示,记者没有必要知道相关内容。

面对记者的采访,朝阳区水务局温榆河管理所所长金立刚说道:“你再拍摄我就把你机器砸了,你凭什么采访我?” 记者:“因为你是国家的公务人员。”金立刚:“你有你的公开法,我有我的公开法。”

面对镜头,温榆河管理所所长金立刚干脆告诉记者,他有他的公开法,并拒绝接受采访。就在记者准备离开管理所的时候,金立刚突然冲了上来,捂住了镜头,随后抢走了记者的采访设备。那么金立刚到底在隐瞒什么呢?记者赶到了朝阳区水务局,朝阳区水务局的有关负责人同样不愿面对镜头,并表示说,此处并不归他们管辖。因为河道是市管河道,市里分级管理之后,有相应的配备机构,有管理人,也有执法人。

三、北京有关部门主动招商高尔夫 对违规行为绿灯放行

到底是谁在国家十一部委彻查的时候依然如故,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温榆河管理所的负责人面对镜头的时候失态,为什么北京市的有关部门面对高尔夫球场的问题都三缄其口,对于这些,大家都一无所知。但是明显的是,从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出通知后,相关部门至少七次下文,反复发文说明了上级对于违规高尔夫问题的重视,但现实状况也说明一些地方政府把上级的要求成了耳边风。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事实上,2004年国家叫停高尔夫之后,有些地方政府是主动上门招商引资,邀请开发商投资建设高尔夫。

深圳朝向管理集团是一家专业的高尔夫公司,连续两年发布了中国高尔夫白皮书,根据朝向提供的数字,2004年前,北京市高尔夫设施只有15家,2004国家叫停之后,总共又开业了40多家。也就是说,北京市绝大多数高尔夫都属于违规项目,那么这些违规高尔球场是怎么建起来的呢?

经过多方努力,一位高尔夫球场负责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的公司原来在外地,2008年才到北京投资建设高尔夫球场。这位负责人透露说,当初是北京某区的招商部门主动找到的他们,并提供了多块土地供他们选择。

这位负责人说,招商部门主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对经济发展的帮助,对其他行业投资环境的影响,以及对当地就业和环境改变的影响。

这位负责人透露,有了招商部门的支持,剩下的事情就非常顺利。注册的时候,招商部门就建议他们以绿化公司的名义办理执照。在国内,有很多项目都是以俱乐部或者公园的形式出现。

原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北京泛华新兴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志强证实了这位负责人的说法。他表示,2004年高尔夫球场禁令颁布以后,有些球场就已经用运动休闲和绿化这种方式来回避高尔夫球场这个词,以达成球场建设的目标。

崔志强透露说,除了以运动、休闲、绿地养护名义注册公司外,地方政府还会帮着在土地上绕过审批关。有些地方省份采取化整为零的策略,使一个项目自我分成,比如说把一片2000亩或者1800亩的地分成几片,在地方就地消化。

事实上,不仅是注册和土地,包括供水、供电等问题,找到招商部门后都会迎刃而解。原中国长城杯高尔夫业余巡回赛副主席兼秘书长杨广平,曾经参与过某处高尔夫球场的经营管理,他向记者透露了球场用水的奥妙。

北京奥克运动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广平说,很多球场办的是两眼井、但打的却是更多的井,把井盖起来以后谁也不知道。在主管单位那儿报了,它就有收益,所以说主管单位是利益一致的,虽说打的两眼井没有手续,但是主管部门应该都清楚,球场给领导送个卡就了事了。

接受采访的球场负责人透露,虽然有地方政府的支持,但面对禁令,投资高尔夫还是存在一定风险,那为什么他们还愿意接受地方政府的邀请呢?

某北京高尔夫球场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项目周边的土地增值。比如有做房地产或者旅游度假的项目,球场就能从其他方面收回收益。

在深圳朝向集团发布的高尔夫白皮书中,也专门提到了高尔夫房地产。根据他们的调查,全国各地高尔夫球场建设都和房地产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北京,两者之间的关联度达到了70.2%,也就是说,七成以上的高尔夫球场都伴生着房地产。那么高尔夫房地产利润有多高呢?位于北京市东五环有一个叫做蝶泉花园的别墅项目,同样位置的其它别墅售价每平方米四万,这里售价却要低一半。

蝶泉花园售楼人员说,现在均价是每平米一万九到两万五,他们一共有一百三十套别墅,已经卖了一半多了。

为什么这里的售价如此便宜呢?记者通过调查得知,蝶泉花园别墅位于叠泉高尔夫俱乐部内,而叠泉高尔夫俱乐部当初是以常赢绿洲假日运动中心的名义通过立项审批的。

在那份立项批复上,记者注意到,整个项目投资一亿元,然而,仅从现在公开销售的蝶泉花园别墅来看,别墅131套,项目建筑面积5.7万平方米,以每平方米2万元的销售价计算的话,保守收入也在10亿元左右。并且售楼人员公开承认,房屋没有产权。 

蝶泉花园售楼人员说,他们现在有规划证和施工证,竣工验收的手续,他们都有,只是暂时没有土地证,说明五证不齐全。

北京奥克运动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广平透露,实际上很多投资商以租代征,从农民手中获得土地,建设高尔夫球场的同时兴建房地产。据他了解,有一个在建的高尔夫球场,同时建了别墅区,什么手续都没有,一查竟是违章,但是最后补交了两个亿,这事情就过去了。一个企业肯定不会因为2个亿而破产,这说明它的利润比不是个小数目。 

杨广平提醒记者,从全国来说,2004年之后也是各地房地产市场快速启动的时期,从发展轨迹上来看,违规高尔夫球场建设热潮正好和房地产市场形成了相对应的曲线。

中国长城杯高尔夫业余巡回赛副主席、北京奥克运动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广平说,投资商受潜在的巨大利润的吸引,地方政府同样从房地产商获得政府的相当部分收入。

四、谁让高尔夫成为“不健康”运动?

从2004年叫停后,北京高尔夫球场至少又增加了3倍,并且在全国来看,2010年,高尔夫迎来了球场开场最多的一年,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呢?不妨听听业内人士的说法。

原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北京泛华新兴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志强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建球场这么大的项目、这么多的土地和这么大的一个投资,监管不可能是缺失的。地方政府至少有一个默许,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纵容。

崔志强说,在这种纵容背后,隐藏着深层次的原因。2004年暂停建设高尔夫球场的禁令下达之后,中国高尔夫球场还是迎来了快速增长期,一方面是和房地产市场相关联,但另一方面,市场的需求也不可忽视。北京林业大学教授苏德荣也认为,由于相关部门不愿正视高尔夫球场建设的需求,导致项目建设中只能打擦边球,随之而来的是在用水、用地方面的控规无法落实。

在记者暗访过的球场中,会员费最低的也在20万以上,高的甚至达到600万。2010年,全中国经常打高尔夫球的人员不过33万人,北京只有3到5万人。有限的资源被少数人享用,根本无从监管。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场地管理委员会秘书长苏德荣说,现在说起高尔夫球场和政府部门大家都比较敏感,高尔夫球场的很多方面,包括用水和用地,政府部门都没有管住,反而造成了更大的浪费。

业内人士指出,在国家一系列禁令的背景下,2010年,全国新开高尔夫设施52家,达到历年新开球场的新高,相关产业每年的增长在30%以上。从世界范围内来看,现在全世界高尔夫球场超过34000个,日本高尔夫球场超过2000家,全球直接产值达到1200亿美元。相关管理部门应正视现实,尽早承认并规范高尔夫产业。

原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北京泛华新兴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志强说,他觉得有关部门在回避这个问题,从长远看,政府应该制定相关的政策。从很大程度上来说,高尔夫这个行业,或者这个产业能不能发展、怎么发展,政府的决策非常重要。要有一套合理完善的机制,来限制它、约束它,让它在一个框架内发展:第一法要大于规定,规定要服从于法,要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来办事。第二要按精神,高尔夫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而且发展速度非常快的一个产业,要制定具体的产业政策。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苏德荣也建议,在规范发展的前提下,让高尔夫球场从灰色地带进入阳光下,才可能对高尔夫球场用水、用地实行科学统筹管理。苏德荣说,球场节水有很多办法。可以从球场设计的方面来考虑对雨水的利用,还可以考虑跟周边社区配套,把社区的中水拿来处理使用。



(责任编辑:烟花三笑)

中国灌溉在线QQ群(高级):

1、点击加入节水灌溉部落(84536365) 2、点击加入节水灌溉行业群(72856840)

3、点击加入科学灌溉群(67038949)   4、点击加入中国灌溉在线会员群(84535935)

------分隔线----------------------------